进入

调寄《玩秋灯》依陆进韵,百年历史,毁于一旦

家住西门,南市卢湾,好似毗邻一叶。典雅旗袍, 革履洋装暇接。这厢白相,霞飞路、霓虹宫阙。对过戏台精彩,羡煞梧桐月。

曾几孩童懵懂,玩耍半天不歇。结伴而行,穿巷走街佯怯。两区文化,奈记忆、百年心结。名若不存作古,卖地终成诀。

缃雨居 制作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-2017
您是第 254525 访客│未经本人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沪ICP备12036743号-1